刘啸啸本想与他们理论一番,不想这伙骗子比他

88彩票娱乐 2018-08-09 23:34 阅读()
异乡客人将袋囊中的钱倾倒在柜上,数出七文,放回怀中,把那刀捧在怀里,得意地向那本地客人横了一眼,那本地客人面红耳赤,被朋友拉着悻悻离去。
 
    店家唤了两个伙计,迅速点清了柜台上的钱,恰好两千六百文,显然那异乡客人对自己袋中钱数早就清楚。两下交讫,各自欢喜,那客人便捧着他的宝贝刀扬长而去。
 
    他来这西市,想来还要买些别的东西的,但这一下子便花得只剩七文钱,也没什么好逛的了,兴冲冲地抱着他的宝刀便要趁早出城,回家去也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李鱼带着陈飞扬、大账房、肆长、胥师,贾师、司暴、司稽、质人、廛人、司门、司关、税吏……,浩浩荡荡一大票人,往十三街区一路走来。十三街区一共九条路,自他们
 
这边过来恰好先到九路。
 
    因为是铁行,道路宽敞,行人不多,街道也整洁,各家店铺售卖铁器,门口都有样品架子,上边是按照官府要求摆放的铁器样品,大多以武器为主,所以也就是一个兵器架子
 
,上边插放、悬挂的铁器都是门面,擦拭的铝亮放光。
 
    李鱼一见,印象大好,点头道:“不错,不错。这铁行谁打理的?很是不错。”
 
    管理铁行的肆长、胥师、贾师眉开眼笑,斯斯文文上前,揖礼道:“市长大人,这一片儿,是我等打理的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笑,这些人挂着太常寺给制定的坊市职务,虽说是不在编的小吏,但是讲究起来,倒还真有些官场中人的作派。
 
    李鱼笑道:“走吧,咱们到里边走走,瞧瞧。”
 
    李鱼迈步向前,众人刚要跟上,斜刺里突然冲过来一个人,步伐极快,其行如风,原本他是要插着众人之间的缝隙过去,众人向前一走,这人急忙垫步躲了一下,只是这一闪
 
,肩头一下子撞在了李鱼身上。
 
    李鱼正迈步向前,重心本就前移,再吃他这斜刺里一撞,一个踉跄,就冲进了旁边的铁器铺子。那掌柜的正拨着算盘,李鱼一头撞进来,险些冲翻了柜台,,把那掌柜的吓了
 
一跳,一把抓起案头一把解骨刀,瞪眼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 
    店里两个伙计顺手抄起了墙边一口大锤,一把钢叉,虎视眈眈。
 
    李鱼连忙摆手干笑道:“呃,没什么,没什么,我是……撞进来的。”
 
    那掌柜的眉头一皱:“撞进来的?”
 
    李鱼也不与他解释,已经返身走了出去。外边撞了他的那人匆匆道了一声“对不住”,已经快步走了过去。李鱼出来,一众大小头目连忙迎上来,七嘴八舌地慰问:“大哥,
 
你没事吧?”
 
    “那人太也无理,怎么走路的。”
 
    “把他抓回来,给老大叩头谢罪。”
 
    李鱼忙道:“算了算了,多大的事儿。”
 
    李鱼说着,抬头向前看去,恰看见撞他那人急急走进一家店铺,李鱼道:“想是那人有急事,不必理会他,咱们走。”
 
    李鱼率先往前走去,那些人见老大不想理会此事,却也不好多说,便都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。
 
    此时第一家的掌柜,手里持一口刀,领着铁锤和钢叉雄纠纠气昂昂地冲出店铺,一瞧这一大票人,不禁唬了一跳,赶紧把刀藏到身后,向近前一个司稽点头哈腰道:“白大爷
 
,您各位这是干什么呢?”
 
    那姓白的司稽竖指于唇,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小声道:“新任李市长视察街区,你们这是在干什么,快滚回去!”
 
    那掌柜的扭头看看刚刚“撞”进他店里的那个年轻人,赶紧转身逃回店去,那刀握在身后,这下都亮了出来,看得白司稽眉毛直跳。
 
    李鱼漫步前行,左看右看,铁器行不比别处,也不特意安排人出来招揽生意,有些店前边只是门面,没什么看头。有些店铁匠铺子就设在前面,其实这也算是一种招揽生意的
 
手段了,叫你看着,晓得他们家的铁器都是真材实料,当场打制的。
 
    李鱼眼看踱到了第六家门面处,一片光轮忽地从店中呼啸而出,划着一道弧形,“噗”地一声,跺进了李鱼脚前的地面。李鱼颤颤巍巍地抬起脚,五个脚趾从靴子头儿上露了
 
出来。
 
    恐怖啊!
 
    跺在地上的是一口刀,只差分毫,李鱼的五个脚趾就得与他的身体分家了。
 
    陈飞扬一声尖叫:“杀人啦!抓刺客!”
 
    随着陈飞扬的一声尖叫,一道人影从店里“扑”了出来,半空中张牙舞爪,极是恐怖,李鱼想也不想,飞起一脚,先发制人,一个侧踢,将那人扫向店门侧一排兵器架。
 
    李鱼手下那些穿长袍、戴幞头,一路上都假扮斯文的肆长、胥师,贾师、司稽、税吏甚至包括那位大账房,受这一吓,登时现了原形,接下来,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!
 
    只见他们从袖筒内、腰带中、长袍下、靴筒里,迅速变出了长短不一,软硬兼备的各色武器:虎爪,双橛、量天尺、鸳鸯钺、判官笔、分水刺、短匕、软剑、九节鞭、袖箭、
 
双节棍、哼哼哈兮……
 
    最夸张的是陈飞扬,他居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大魔法师,手捏致盲术(石灰粉),躲在李鱼背后咏唱着盅惑术:“冲啊,杀啊!保护市长,踏平西市……”
 
 第267章 盖子捂不住了
 
    “慌什么!”
 
    李鱼双手笼在袖中,淡定地向前踏了一步,面不改色,神态从容。不过在旁人看不到了袖子里边,依旧暗藏乾坤,悄悄捏着宙轮,随时准备发动。
 
    他的右脚因为刚刚奋力踢了一脚,五个脚趾露出更多了,已经直接踩在了地上,鞋子有往小腿上窜移的趋势。
 
    被他一脚踹飞的那人撞倒了兵器架,哎哟地叫着,呻吟着要从地上爬起来。李鱼向他一瞟,神色忽然凝住了。
 
    “刘啸啸?”
 
    李鱼快步赶到那人身边,沉声道:“刘啸啸,是你?”
 
    地上那人挣扎着正要爬起来,一听这话忽然僵住了。他抬起头来,看了看李鱼,也不禁露出震惊神色。
 
    李鱼沉声道:“你不是投靠了罗克敌?怎么跑到长安来了?”
 
    地上那人看了一眼李鱼旁边众人,一个个穿着圆领长袍,戴着软脚幞头,很像斯文人,可是一个个满脸横肉,杀气腾腾,手里头虎爪、双橛、双节棍(链枷)、量天尺、九节
 
鞭……
 
    整个就是一移动的兵器行。
 
    地上那人眼中掠过一丝惊恐之色,急忙摇头道:“刘啸啸?什么刘啸啸?足下认错人了吧?”
 
    李鱼双眼微微一眯,道:“哦?你不是刘啸啸?那你是何人?”
 
    那人神情有些慌乱,失措地道:“我……我是一个游侠儿,江湖人送绰号:山鸡!”
 
    李鱼听了这话,脸皮子猛地抽搐了几下,竟有片刻的失神。
 
    他清醒过来,目光移动,缓缓落在这人按在地上的右手上。此人的右手没有拇指。而刘啸啸也曾被罗霸道砍去拇指,世上竟有这样的巧合?
 
    看到李鱼的目光,那人像被蛰了似的急忙缩回手,一脸窘迫与恐惧。
 
    李鱼淡定地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这时看刚刚悻悻离开的两个本地
 
客人也在,和掌柜的正眉开眼笑地数钱,登时就明白,他不仅买了假货,而且上了大当。
 
    刘啸啸本想与他们理论一番,不想这伙骗子比他还要霸道,冷不防砸飞了他的刀,又一脚把他踹出门来。这些人还不罢休,匆匆追出来,一瞧十三街区的话事人全都在场,倒
 
把他们吓了一跳,登时有些进退两难。
 
    李鱼盯着刘啸啸,刘啸啸的头越埋越低,忽然一个翻身,吓得旁边一个贾师立即端起了袖箭。却不妨刘啸啸一个翻身,居然是跪在李鱼面前,一个头磕下去,登时泪如雨下。
 
    李鱼听他抽泣着诉说经过,才知道这厮投靠了罗克敌,把罗霸道赶出了陇右,也就失去了走狗的作用。他的拇指已断,握不得兵刃,这功夫也就等于废了七八成,如何坐得稳
 
七哥的位子?
 
    再加上那位力求上进,结果却一次次排行更低的庚新庚八爷从未放弃奋斗与理想,整天介与他争权争宠,结果他就被赶出了罗克敌的队伍。
 
    反骨仔在哪儿都不受欢迎的,他本是龙家寨的人,结果投了罗霸道对付龙家寨,等他成了罗霸道的人,又投奔了罗克敌,对付罗霸道,可谓三姓家奴,白道上固然没人要他,
 
黑道上也是人人鄙夷。
 

相关推荐